当前位置: 首页> 财富经济

12年拿下最大彩电品牌,入狱6年后,抢贾跃亭、董明珠“生意”,4年创下55亿销售额!

发布时间:20-06-24

【内容摘要】54岁之前,他是中国最大彩电品牌的创始人;54岁之后,他投身汽车业,花了4年时间,打造出中国第二大客车品牌,年销售额55亿元!

最近,易到和乐视之间的纠纷弄得沸沸扬扬,易到创始人周航指责乐视挪用了本属于易到的13亿贷款,乐视则指责周航忘恩负义,是现代版“农夫和蛇”。

双方你来我往,互不相让,但不管真相如何,有一点可以确定,就是现在乐⿹视的资金十分紧张,钱都给了“亲儿子”乐视汽车,据说已经砸进去150亿元,要实现量产,总投入“至少也得400亿到500亿元”。∠

所以,对着“养子”易到,自然不给什么好脸色了。有财经评论员就调侃:贾跃亭好好做他的乐视,本来能做出一个“中国亚马逊”,但他非得砸钱做“中国特斯拉”,他不知道亚马逊的市值其实是特斯拉的7倍吗?

不仅贾跃亭,不少商界大佬都有一个“造车梦”,其中最著名的当属董明珠,她不仅自己干,还把王健林、刘强东等人拉了进来,最近终于弄出样车,却被网友评价:车身像五菱荣光,车标像梅花五。

其实,说起造车,不管是贾跃亭还是董明珠,都该向一个人学习——54岁之前,他是中国最大彩电品牌的创始人;54岁之后,他投▬身汽车业,花了4年时间,打造出中国第二大客车品牌,年销售额55亿元!

而且,这只是他传奇人生的一部分而已:上山下乡,考上大学,辞职下海,12年做出中国最大家电品牌,却被手下背叛,被判入狱6年......

被命∏运打倒,爬起来;再被打倒,再爬起来;再被打倒,再爬起来。他的人生,从来没有认输这个词,他就是创维集团和南京金龙的创始人黄宏生。

梦想成为拖拉机手 最后却考上了大学

黄宏生,1956年出生于海南临◤高,和当时很多的年轻人一样,黄宏生初中毕业后就下乡当了知青。

当时,黄宏生插队的地☑方是海南的黎母山区,这是黎族和苗族聚居的地方,丛林密布,气候潮湿,生活非常艰难。有一次台风来了,连续三个月下大雨,山洪暴发,黄宏生和其他知青被困在住地,没有水喝,也出不去,只好把雨水沉淀了拿来喝,这才挺过去。

黄宏生做的是伐木工,上山以炸药开路,即便前面炮声隆隆,碎石飞溅,他也必须坚持把最后几个炮眼点燃。由于每天都要走上四五个小时,所以那时黄宏生最大的梦想就是做一个手扶拖拉机手。

比恶劣的环境更折磨人的,是漫长而无聊的日子。知青们白天劳作,晚上打扑克,除了偶尔打个果子狸来打打牙祭,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了。因此,有门路的人都想着尽早回城,没门路的就只有自暴自弃了。

日复一日的劳作、恶劣的生活环境,并没有让黄宏生失去斗志。当时,他坚持写日记,还尽可能地找书来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青春之歌》都是那个时代最好的精神食粮。

1977年,国家宣布恢复高考,这让一直都坚持学习的黄宏生看到了一丝曙光。经过短暂的复习,黄宏生考入华南工学院(现华南理工大学),专业是无线电工程。

有趣的是,在他的同班同学里,还有两位日后声名显赫的企业家:李东生、陈伟荣——前者创立了TCL,后者创立了康佳。

后来,黄宏生和李东生、陈伟荣这三人在彩电市场相爱相杀,还被称为“华南理工三剑客”。

为了梦想辞职下海

四年之后,黄宏生大学毕业。80年代的经济热潮在他心中埋下了一颗经商的种子,而日本产品当时正风靡世界,临别时他告诉老师:总有一天,我要创建出像索尼、松下一样的企业!

毕业之后,他进入电子部下属的华南电子进出口公司任职,因为业绩⿰占公司半壁江山,仅仅3年就被破格提拔为常↕务副总经理,副厅级待遇,当时他才28岁。

正如陆母山区恶劣的生存环境↓没有让黄宏生低头,事业上的一帆风顺也没有让黄宏生迷茫。无论身处什么环境,黄宏生都不会忘记自己真正的理想是什么。

思考良久,他决定放弃一切,去香港打拼,追寻心中的“索尼梦”。

1987年春,在同事的惊讶和叹息声中,黄宏☼生辞掉了令人羡慕的职位,只身去香港下海经商。

1988年,一家叫做“创维”的小公司在香港正式成立。

打造中国的索尼?能活下来就不错了!

多年以后,有记者说黄宏生当初的理想是“打造中国的索尼”,黄宏生却说:创业天辰娱乐平台 之初根本不敢提这个理想,当年考虑的是如何生存下来。

没错,生存,对于所有创业公司来说,都是最迫切同时最残酷的事情,黄宏生和他的创维也不例外。创业仅仅三年,黄宏生就经历了三次打击,一次比一次惨痛。

1、第一次打击

黄宏生最先是代理电子产品出口,由于不熟悉香港的环境,加上贸易环节又多,进的货都卖不出去天辰娱乐。初涉商场就遭此打击,黄宏生大病一场,入院一个月。

2、第二次打击

等生意好点,积累了◆点资金,黄宏生又做起了解码器。因为当时香港流行丽音广播,黄宏生就想做一款解码器,专♀门接受丽音信号。

为此,黄宏生专门请来飞利浦的工程师做技术,雄心勃勃地做了2万台,谁知电视台觉得丽音广播成本太高,说停了就停了,黄宏生又一次血本无归。

3、︰第三次打击

思来想去,黄宏生想起了自己的大学专业,自己研究了四年电视,再看看当时东欧市场彩电供不应求,于是向银行贷款500万,聘请了国内知名厂家的工程人员40多人,准备投身彩电业。

然而,由于经验不足,经过一年多的开发产品才研发成功,这个时候技术已经落后,甚至不符合国际规格,参加国际展览也无人问津,结果500万元又打了水漂。黄宏生也因此债台高筑,陷入绝境。

坚持就是∩胜利 靠人才实现逆转

“胜利往往在坚持一下的努力中”,黄宏生很喜欢这句话,即便经历了三次打击,但在面临困境时,他选择宁死不屈,而不是就此放弃。

在坚持中,黄宏生终于等来了机会。1991年,香港迅科集团由于高层内讧,决定将公司拍卖,黄宏生没钱没势,本来没他什么事情。但是正好讯科集团有一批彩电专家受到了排斥,根本没人理会。

于是,黄宏生打起了这群彩电专家的主意,出让公司15%的股份将他们纳入旗下,使企业获得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持。

9个月后,创维开发出国际领先的第三代彩电,在德国的电子展上获得了第一笔2万台的大订单,创维靠技术征服了欧洲市场,从绝境中走了出来。

之后,创维的订单源源不断,路也越走越宽,1994年,创维实现年产彩电40万台,销售5.5亿元,到了2000年更是以70亿元的销售额跃居国内彩电企业三甲。

2000年,创维在香港主板上市,筹集资金数十亿港元。

一帆风顺的背后 实际上危机四伏

然而,看似顺风顺水的背后,创维却隐藏着很深的危机:并没有建立起企业完整的组织体系,黄宏生一人独揽大权,他过于重视权力,甚至看不得职业经理人权力、号召力过高,承诺给高管的★股权也一直没有兑现。

而且,黄宏生身上具有明显的中国小商人特性,在创维里面有两个段子:一是他只想以2000元的月薪招揽MBA人才;二是他和手下视察市场,4..个人只开一个标间,2人睡床,2人睡地。

这也导致了两个后果,一是高管们与黄宏生离心离德;二是。黄宏生容易独断专行。后来创维发生了两次危机,则印证了这一点。

危机一:陆强华事件

1996年,时任上海广电股份公司副总经理兼销售中心总经理的陆强*华加盟创维,出任创维集团董事副总经理兼销售总经理。

在陆强华加盟之前,创维还不是一线的彩电品牌,年销售额只有7.8亿元,但陆强华加盟后的四年里,陆强华凭借自己的营∨销经验和业界人脉拉动着创维彩电销售量快速上升。

19♠97年到1999年,两年时间内,创维的利润从8000万港币上升到了3.2亿港币,▔行业排名也从第17位上升到第4位,比预定目标早了两年。

然而,就在这时,陆强华的思路却和黄宏生发生了强烈冲突,两人矛盾渐生,黄宏生决定:不换思路就换人。

2000年,黄宏生“升任”陆强华为创维中国区董事总经理,主抓创维上市事宜,杨文东接管陆强华之前的工作。

这一变故,让陆强华措手不及:“这不是架空我吗?”双方发生争执。一怒之下,陆强华投奔◑↔↕▪了苦追他两年、并且开出3倍年薪的创维“死对头”高路华。

这还不算,由于陆强华能力突出,在创维营销部门里威望甚高,他一走,创维有约150名营销精英也跟着加盟了高路华,其中有11位是片区经理,而创维全国一共就只有24个片区经理。

更致命的是,市场资源也被带走,4000位经销商有一半“归顺”了高路华,剩下的也"身在曹营心※在汉"。创维苦心经营数年的网络几乎土崩瓦解。

接着便是连锁反应:军心不稳、产品质量下降,再加上中国彩电业整体销量下降,内忧外患之下,2000年4至9月,创维巨亏1.25亿港元,市值暴跌80%。股民怨声载道,创维的声誉♯♮跌到冰点。

在危机面前,黄宏生痛定思痛,开始反思自己与职业经理人的关系。他决定拿出1亿股股票期权分配给集团的8☆00名管理人员和骨干;并重新构架销售团队,短短一个月,一个高规格的国际化管理团队到位了。

经过一系Ⅷ列动作,2000年创维得以在国内销售44亿元,出口5亿元,保住了业界老四之位。

危机二:挪用资金,被判入狱6年

黄宏生骨子里是一个很敢冒险的人,不然当年也不会辞职下海,也不会在多次失败后依然敢砸钱搞彩电。

在创维彩电业务最繁荣的时候,黄宏生开始进军房地产。╯╰

2004年3月,他和鸿洲地产老板王大富合资20亿元兴建海南省最大的地产项目“时代海岸”,涉及资金巨大。

据香港廉政公署调查,黄宏生挪用了创维4837万港币注入该项目,2004年11月,黄宏生与其胞弟黄培升在香港被廉政公署拘捕。

2006年7月,黄宏生因串谋盗窃及串谋诈骗创维数码5000多万港元,被判监禁6年。

黄宏生入狱 创维因祸得福?

这对于黄宏生个人︴无疑是晴天霹雳,他也深刻意识到了,公司上市不仅仅是筹集资金,更重要的是公司治理结构和运营方式的根本性变革。

对于黄宏生个人而言,这个领悟或许来得太迟,但对于创维来说,则为时未晚。

在黄宏生入狱后,69岁的王殿甫临危受命,出任创维董∞事局主席。在他的主导下,创维增设了集团主席、行政总裁的职⊙务,还增设了独立委员会,并对董事会进行改组,黄宏生仅保留非≦执行董事一职,其家属也辞去了在创维的一切职务。

就这样,创维“家族式管理”的帽子被彻底∧扔掉,此后几年,在张学斌、杨东文等职业经理人的带领下,创维年营收保持着两位数的稳定增长,还让黄宏生手中的股票市值比入狱前翻了近10倍。

出狱后开始二次创业 势要做客车中的特斯拉

2009年7月4日,黄宏生被保释出狱。面对媒体,黄宏生表示“只有被火烫了,才知道什么是疼。不期而至的牢狱生涯让自己更加淡定从容”。

然而,黄宏生并没有马上重掌创维帅印,而是转身跨界进入汽车业,先是成立创源天地投资公司▊,然后与厦门金龙和南京东宇汽车集团共同出资组建南京金龙客车制造有限公司,发力纯电动客车业务。

黄宏生甚至喊出了一句口号:要做客车界的特斯拉!

然而,还是不少人为黄宏生的决定捏了一把汗。汽车行业曾一度被称为家电佬的坟墓。过往曾有不少家电企业进军汽车产业,都铩羽落败,血本无归。年近花甲的黄宏生为何选择跨界杀入新能源汽车领域?

对此,黄宏生的解释是:“人生就是一个逐渐发现自己天命的过程。我为什么要二次创业?因为我的天命就在经营上。”

在他看来,经过二十多年,中国彩电⊕成为了世界生产▋和销售量最大的国家。国内汽车业也应该模仿家电的发展模式,走自主创新的道路,积极参与国际竞◎争。只有这样,国产汽车品牌才有机会重复中国彩电通过自主创新的国产化道路走向国际。

然而,作为汽车行业的门外汉,二次创业的艰辛不言而天辰娱乐注册喻。2011-2013年间,南京金龙持续亏损,据传每年亏损额度达4000万元以上。黄宏生先后交足了十几亿元学费。

为此,年近六旬的黄宏生把自己的铺盖从深圳的别墅搬到了工厂,每天早上6点○半就转一圈,上午去研发中心请教,下午到市场上聆听客户的批评和投诉,这样的日子足足维持了4年。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4年,南京金龙实现扭亏为盈,销售收入达16亿元,比2013年翻了4倍,其纯电动客车产销量达到1890辆,跃居国∴内全行业第二。

2015年,南京金龙纯电动客车产量达到8796台,同比增长了400%,销售收入55亿元,第二次蝉联亚军,仅次于宇通客车。

而且,根据业内人士预测,南京金龙将会在2020年实现620亿元销售额,2025年前实现124¥0亿元的新能源汽车销售┛额!

黄宏生的二次创业,总算成功了!

写在最后

☆ 黄宏生一直很相信一个词:天命。

他觉得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自己也真正想做的事情,可惜世界上只有3%的人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天命。

尽管黄宏生一辈子起起落落,创业经历坎坷无比,但他说:“寻找天命的过程一点都不痛苦,像恋爱一样。寻找天命的终极目标是寻找生命的意义与使命,生命的意义让人度过痛苦和灾难。”

黄宏生曾说,自己是有工作才快乐,追求事业新版图是他冒险的一种方式。听他这么说,我突然明白为什么经历了60年的风风雨雨,黄宏生都能熬过来,还能做出今天的这番成就。

每个人都不是生下来就强大的,只是在信仰的牵引下,才在奋斗中不断强大自身。创业,就是黄宏生的信仰,就是他的天命!

上一篇: 加盟名创优品10元店赚钱吗?
下一篇: 辽宁省沈阳市九项新举措支持高校毕业生到县域就业创业